迪拜皇宫

迪拜皇宫

迪拜皇宫

首页 >> 探索发现 >> 科研进展 >> 正文
吕永龙团队揭示气候与人类活动共同驱动下多种污染物对海岸带生态系统的胁迫效应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2日 来源:环境与生态学院

近日,环境与生态学院吕永龙教授率领其团队基于对中国1.8万公里海岸带的系统性环境样本采样和社会经济调查分析,在气候与人类活动驱动的多种污染物对海岸带生态系统胁迫效应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相关成果以“Multiple pollutants stress the coastal ecosystem with climate and anthropogenic drivers”为题,在线发表于国际著名期刊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上。

海岸带高强度的人类活动对海岸带生态系统健康产生了持续的胁迫作用,其中污染物排放尤其值得高度关注。本研究首次对我国1.8万公里长的海岸带开展了多介质多种新型污染物的综合分析,共分析了全氟烷基酸(PFAAs)、药品和个人护理品(PPCPs)、多环芳烃(PAHs)和金属(Metals)4大类共66种污染物。在此基础上,分析了陆基社会经济活动与污染物排放的关系,研究了气候因子对污染物分布的影响,并评估了各污染物的生态风险。

四大类污染物在我国海岸带水体中的空间分布及相关影响因素和风险分析

研究结果表明,无论是传统污染物还是新型污染物都在我国海岸带广泛分布,而大的入海河流是这些污染物的重要载体。本研究进一步揭示了污染物空间分布差异所呈现的规律性,与传统污染物的重污染区主要集中在大流域入海口不同,新型污染物的高暴露水平更多出现于小流域入海口,这对污染监测和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战。研究发现部分高暴露水平已经产生了显著的生态风险,氨、铜和锌等污染物的生态风险最高,而对于每种污染物,不同气候带的生态风险不同。由于陆基人类活动是海岸带和海洋污染的主要驱动因素,因此应将陆地和海洋视为防治海岸带污染和恢复海岸带生态系统功能的一个整体,加强对沿海水域的污染水平进行持续监测,进一步控制源排放、改善废物管理、调整产业结构、改进土地管理政策,以应对海岸带污染。

文章的第一与通讯作者为吕永龙教授,共同作者包括王佩副教授、王尘辰博士、张梦博士、曹祥会博士、陈春赐(博士生)、王聪(博士生)、秀措硕士、杜荻硕士、崔昊天(博士生)、李小倩(博士生)、秦文友硕士、张毅硕士、王一超博士、张安琪硕士、于名召助理研究员、毛若愚(博士生)、宋帅副研究员、Andrew C. Johnson教授、邵秀清硕士、周譞硕士、王婷硕士、梁若玉硕士、苏超博士、郑晓奇博士、张盛博士、吕笑天博士、陈雨晴(本科生)、张悦清博士、李奇锋博士、Kotaro Ono教授、Nils C. Stenseth教授、Martin Visbeck教授、Venugopalan Ittekkot教授。参与该项研究的单位包括:迪拜皇宫、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英国生态与水文中心、挪威海洋研究所、挪威奥斯陆大学、德国亥姆霍兹海洋研究中心和德国不莱梅大学。该研究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42030707、71761147001)、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2019YFC0507505、2017YFC0505704)、以及中国科学院国际大科学计划项目(121311KYSB20190029)的资助。

原文链接:http://doi.org/10.1016/j.jhazmat.2021.127570。


【责任编辑:林余颖】